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本科三年级博物馆设计成果展示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2021年秋季学期
本科三年级博物馆建筑设计
01
选址位于清芬园食堂对面,现西南联大纪念碑所在地。该绿地广场环境优美,清幽静谧,但目前鲜有师生问津,西南联大纪念碑难以起到应有的纪念作用与教育意义。因此,本次设计的目标便是兼顾历史纪念性与校园公共性,以打造对当代青年大学生起到思想引领作用的西南联大纪念馆。
设计引入两组轴线来生成建筑体量。一组轴线顺应学堂路正南北走向,另一组则顺应校河流向。同时,引入正三角形的空间元素来生成纪念广场的形态,并控制北侧后勤体块的朝向,并以三角形来象征清华、北大、南开三校兼容并包的合作关系。架空体量将南北两组体块联系起来,也作为沿学堂路立面重要的展示窗口。
02
最尊重自然的态度不是模仿自然,而是以谦卑但不失自我的方式匍匐于此。生命博物馆由两个起伏交织的片和一条顺应两个大片的液态虫洞构成。三个元素的对话,是室内外环境的流动,是建筑所有元素的整体性绵延,是人对内部环境感受的液态流线。片,是与山体融合却不失自我的表现,由参数化控制起伏。虫洞,作为竖向结构的支撑,与两个大片完全融合,使室内外流动、延续、穿插。虫洞是关键点树、石头生命体的连接,人们需要时而爬坡、时而蹲着行走,带给人一种不同寻常的对生命、对自身与周围环境的探索体验。为了达到逻辑的整体性,几乎所有栏杆扶手都是地面的延续,楼梯都藏进了竖向虫洞的夹板中,使人在室内感受到的是纯粹空间的绵延与漫游。服务空间设置在地下一层,嵌入山体,让入世和出世完全分离。
03
太子城遗址是张家口市崇礼区太子城村所发现的遗址,经过考古研究初步认定为金代泰和宫遗址,同时太子城村也被选为2022年冬奥会主要承办地区。出于保护的目的绝大部分遗址被土掩埋,仅留下遗址西侧的尚食局开放参观,并在其上修建遗址博物馆进行进一步的展览。
当参观者进入整个遗址范围时,他将会沿着下沉的坡道和通道行进或者从地面上的主入口在草丛中进入,无论是哪一种进入方法,参观者都会经过一个下沉庭院,进入建筑的覆土主体之中,在这里,参观者将会以各个方式围绕遗址进行参观。在参观的结尾,游客会上升到二层平台,这里他们会通过一个通高中庭整个遗迹以及张家口的风景,并对冬奥会规划有所了解。
04
在清华园南门外成府路这处城市地段,建一座以信息技术科普为主题的博物馆,在服务周边居民和来访游客的同时,能够为附近科研院所和高校的师生提供一个交流休憩的公共场所。悬挑下的灰空间与退红线后的小广场为城市提供了新的活动的场所。针对周边大片凌乱的平房,博物馆采用与之相对的大屋顶,通过完整的形式为场地带来秩序与统治感。同时“感知博物馆”通过出挑的大屋檐把原有的老旧厂房纳入其中,并让其与参数表皮包裹的另三个实体共同成为视觉、听觉、触觉、嗅觉信息的主题展厅。博物馆形体丰富,通过不同的错落、高差和多种形式的天井实现室内外交织,营造开放的多种公共活动空间。开放的大屋面之上既可俯瞰车水马龙的成府路,也可远眺西山。
05
此方案借助博物馆课题探讨了“仪式”这一现代社会中逐渐式微、但在古时具有重要精神指引作用的文化现象。整个方案由最初山脚下前导序列的吸引、召唤,到主体展览空间的重复、环绕,再到最后步入山巅的回望、超脱组成,对空间体验进行了一定的设想,具有可取性。但方案的生成同时遵从着多项逻辑,建筑概念缺乏统率性,同时形式语言略显跳跃,以牺牲了部分空间的品质,理念性压过了博物馆的本职功能,这些都是值得去反思的问题。
06
选址在南京路与九江路交叉处。面对高度复杂的时间课题与空间环境,本设计试图营造观看周边元素的场所,使场地和历史的资源在此聚焦,来确立该建筑的身份和位置。出发点是三个取景框,以不同的形式与观看方式回应周边的租界历史相关元素:落地窗面对人民公园、水平长窗面对北侧建筑立面。它们都被放大到超常的尺度,显示出较强的引导性。上述的框景被吸纳由封闭展厅“挤压”出的的过渡空间中。在其中游走时,可以观看不同方向与形式的租界遗存。窗外的景观诱惑着游走的观者,好像一百年前的租界作为幼小的、搏动的现代性和城市性的心脏,诱惑着上海市民。
07
博物馆位于开放的公园之中,周围绿地资源丰富,自然景观随季节不同产生了四时变化,由此萌生出了以时间为概念的博物馆设计。在场地的应对上,想要隐于自然,做得通透轻巧,场馆内也想利用好周围的景色和采光,于是采用了大面积的玻璃幕墙,整个建筑像是一个扁平的玻璃盒子,树在其中穿梭。建筑入口处使用了一个曲线型的抬高作为强调,建筑整体则是呈一个环形,人在其中的运动流线首尾相接,自由流动,体现了时间的逝去和循环。一天之中,随着太阳相对位置的变化,建筑的影子在中庭中转动,像是个巨大的时针,使博物馆成为时间的载体。
08
博物馆位于一个开放的公园之中,周围绿地资源丰富,自然景观随季节不同产生了四时变化,由此萌生出了以时间为概念的博物馆设计。在场地的应对上,想要隐于自然,做得通透轻巧,场馆内也想利用好周围的景色和采光,于是采用了大面积的玻璃幕墙,整个建筑像是一个扁平的玻璃盒子,树在其中穿梭。建筑入口处使用了一个曲线型的抬高作为强调,建筑整体则是呈一个环形,人在其中的运动流线首尾相接,又是自由流动的,体现了时间的逝去和循环。一天之中,随着太阳相对位置的变化,建筑的影子在中庭中转动,像是个巨大的时针,使博物馆成为时间的载体。
09
 
基于对《avant-garde as method: vkhutemas and the pedagogy of space,1920-1930》一书和莫斯科博物馆的“Vkhutemas 100. School of Avante-Garde”展览的文献研究,尝试在三里屯太古里西区设计一座福捷玛斯(苏联国立高等艺术与技术工作室,vkhutemas)博物馆,向人们介绍这段被埋没的光辉历史。平面出发于构成主义,整体设计风格受到卡西米尔·马列维奇、瓦西里·康定斯基和弗拉基米尔·塔特林的强烈影响,主体部分形态则学习了福捷玛斯的空间构成教学和作业。
 
10
 
百工坊是一个位于798的传统手工艺博物馆,意在保护与传承,为传统手工艺输入新鲜血液,是一个“活的”博物馆。
从传统手工艺本身的特点出发,百工坊试图探索一种新的展览模式:手艺大师与作品共同入驻百工坊。
展览空间的设计与展陈方式相结合,通过对于行为模式与空间观赏性的分析,将完整的空间打散,再重新组合为九个单元体,单元体通过插入一个阶梯式的整体展厅组合在一起。每个单元体可以供一个手艺大师入驻,单元体外的空间是参观者可以到达的区域。
拾级而上,百工匠作。登顶回溯,寻觅我们自己的、也是传统手工艺的来处与归途。
11
 
《寂寞天宝后》晚唐文化博物馆设计是基于《刺客聂隐娘》影片进行影像空间叙事与多维意义建构的训练作品。设计抓住《刺客聂隐娘》以唯美空镜和细腻人物场景进行叙事的特点,从画面构图与光线入手,总结出人物之间的多重镜像关系。而后,进一步结合影片中人物阵营关系、历史背景、时空叙事线索的结构分析,梳理出导演隐含在影片中庞大复杂的知识体系:晚唐藩镇中看似边界清晰的地理界线,内部却暗流涌动着各个姻亲派系错综复杂的关系,同时,表面的平静与深处的暗流又同时映射在一个虽实亡却仍名存的“大唐”概念中,被名为“聂隐娘”的旁观者恒久注视着。可以说,影片中弥漫的寂寞感受与忧郁气质正是由于此种底层结构所带来的。本设计将博物馆选址定在晚唐德宗陵墓唐崇陵山脚下,让博物馆气质既符合影片中复杂知识体系的建筑转译,又能合理呼应山丘与河流的地形。此外,本设计通过图解抽象、剖面研究、色彩光影与材质的转译,构建了层次繁多又互相勾连的建筑语汇系统。在推敲过程中,设计着重考虑了三维空间中不同层次元素的主从关系,以使得晚唐文化博物馆的各层空间既有视觉和感受的紧密勾连,又在具体功能上渐进区分,并与外部环境紧密结合。

 

 

免责声明: 本网站中未标注“来源或是标注“来源**(网站)”的作品,均转载于第三方网站,本网站转载系出于传递艺术大赛信息之目的,不保证所有赛事的准确性、和完整性,请您在阅读、创作过程中自行确认,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或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