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荷:八大山人最出彩的画题


八大山人 野荷清趣

荷花是八大山人最得意的画题,他爱荷、梦荷、吟荷、写荷、画荷,荷花是他艺术生命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八大山人的墨荷艺术独步古今,纯以笔墨取胜,罕见用色,其笔墨和形式简练的背后,给人留下了无穷的审美空间。


朱耷 荷菊牡丹图 丙子(1696年)作

读山人的荷花作品,如同品一杯西湖龙井,初次品尝,淡乎寡味,不知好在何处。时光荏苒,待你尝遍了世上所有的甜饮和浓茶烈酒,厌倦了声色名利,再次定下心,慢慢消受一杯那淡淡的茶香,你便会对这种淡淡的味道别有一番体会。


八大山人 墨荷

八大山人笔下的荷叶最具如是的特色。

荷叶形象单纯之极,简练之极,或点厾、或泼写,绝少画叶脉,也没有复杂的空间变化,只是一笔笔写去,万豪齐发,干湿浓淡一任自然。这样的线条似不着力,但中侧锋之间变化自如,弹性十足,墨色变化自然而细微。

八大山人 荷花双鸟

八大笔下的荷花均为双钩,用笔若紧若松,笔笔中锋,花瓣皆不圈死,气口充盈,完美写出了荷花高雅绝俗的逸气、清气和神仙气,仿佛隐身荷叶丛中的一个个荷花仙子,半遮半显,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八大山人 荷花翠鸟图

八大山人是一个巧于布置画面空间的画家。

山人荷画中的物象,往往占据画面边角位置、或对角空间,其间以修长的荷柄承接,此外别无一物,大片虚白,干净之极。这些空白给人以亦天亦水亦雾岚的朦胧感,也给人以闲适的宁静感,似乎时间已然凝固,荷塘中另有一个不受世事惊扰的彼岸世界。

清 朱耷 荷花小鸟

八大笔下的荷塘世界是一个极其疏朗的艺术空间。

熟悉八大荷画的人都知道,在视觉上,八大笔下的荷塘空间永远是那么疏朗,那么空灵剔透。似乎,那里的荷柄比其他画家笔下的荷柄要高大的多,疏朗的多。似乎这里不是现实的荷塘,而是疏朗的高大乔木林,你大可以徜徉林下闲步、品茗。


八大山人 荷花小鸟图  上海博物馆藏

也许,你还会想起朱自清先生的散文名篇《荷塘月色》所营造的月光中的荷塘意境:宁静如梦幻。在这样的荷塘里“你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便觉是个自由的人”外无世界,内我自我,完全沉醉在一个时光凝固的荷香世界中,轻松、宁静。

朱耷 荷雁图

朱耷  水木清华图轴

朱耷  墨荷

清 朱耷 荷凫图


清 朱耷 荷鸟石图

朱耷 荷花双禽图 天津博物馆


八大山人 荷石水禽图 旅顺博物馆藏


八大山人 墨荷图  80x160 安徽博物馆藏


八大山人 荷鸟图


八大山人 荷凫图  弗利尔美术馆藏


八大山人 芭蕉竹石图 故宫博物院

八大山人 荷花蜻蜓

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

来源:中国美术

免责声明: 本网站中未标注“来源或是标注“来源**(网站)”的作品,均转载于第三方网站,本网站转载系出于传递艺术大赛信息之目的,不保证所有赛事的准确性、和完整性,请您在阅读、创作过程中自行确认,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或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