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展赛
www.arttttt.com

2020上海中国画院年展作品赏读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2020上海中国画院年展
主办单位:上海中国画院展览时间:2020年12月18日—2021年2月28日

(周一馆休,逢节假日正常开放)

展览地点:

程十发美术馆 第一、二展厅

(虹桥路1398号)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2020上海中国画院年展”已于2020年12月18日在程十发美术馆隆重开幕。此次年展作品从中国梦、盛世风华、江山多娇、峥嵘岁月、革命圣地、笔歌墨舞、文脉传承等七个方面反映了中华民族的伟大梦想,新时代的美好生活,壮阔的革命历程以及如画的祖国河山。即日起,我们将把画家们在此次年展创作实践和同时所记录的体会与心得,并置在一起,按七个主题分类刊登,使作品和文字相互映照,相互阐释,令读者在对应的解读中获得更为丰富的艺术感受。
中国梦
请横屏观看下图
魂之交响——西汉故事施大畏2020年330cm×990cm
中国建造者丁筱芳2020年234cm×180cm
“中国建造者”是中国各行各业腾飞前进的主角,是新时代的强音,也是一个很大的创作主题。船厂的建造情景和作业工人是我一直想创作表现的题材,特别是此题材中的场景、人物、服饰、工具等的形态和质感,感觉都非常适合我的绘画构成状态和水墨表达手法。艺术语言的探索和运用需要相应融合的载体,绘画对象和艺术融合的广度决定创作内容和形式表达的自由度和深度,从而使创作形式的深度发展、技法求变有了空间。今年有个机会去浦东新区的造船厂采风,这唤醒了我的创作期待。我收集了不少素材,目睹现代造船厂的宏大,感受工人的作业景象,了解中国船业发展的成果,这些更促进了我的创作热情,故有了这幅《中国建造者》。——丁筱芳
盛世风华
欢乐佤山人韩硕2020年189cm×179cm
《欢乐佤山人》是我为创作“中华家园”题材而作的一个练习作品。2017年10月至2018年4月,我两次深入云南澜沧、西盟、孟连等佤族村落寨子采风写生,期间还亲历了佤族新米节的欢乐场面。沉浸于浓郁的民族气氛中,我感受到佤山人对自然与先祖的虔诚之意,同时为他们淳朴热情、能歌善舞的秉性所感染。木鼓被佤族人视为神器,木鼓舞是其最古老和最具代表性的民族舞蹈之一,甩发舞则流传在佤族妇女中,两种舞蹈都贯穿了佤族的日常生活以及宗教与文化精神。《欢乐佤山人》即以佤族男子的木鼓舞和妇女的甩发舞表现他们欢庆节日的场面,传达佤族风情与佤族人与自然相通的气息。——韩硕
丛林祥和张培成2020年150cm×156cm
庚子春天的瘟疫,让我只可囚居画室。闲来翻看《人类简史》,同为动物的智人——我们,本只是食物链的终端,居然让老虎、大象都被自负的人类捕捉驯化。然而新冠的肆虐,人类应该警醒。人类不可专横霸道,世间万物共生共荣,丛林祥和才是宇宙正道。——张培成
祥云纪连彬2017年138cm×68cm
我的作品表现了大自然的状态,人与自然的和谐,梦幻与现实的冲突,生命的祥和,崇高与力量。我以线来完成画面造型,线造型是中国画艺术的手段和特征。心象“用线条散步”,像一种情思慢慢地织满画面,用线捆扎物象营造意蕴,构成视觉的张力与精神,使画面呼吸。人物是一座山、一棵树、一朵云;人物与空间相融一体,从复杂到单纯,从无序到有序的组合构成。线的力度,笔与墨,光与色,虚与实,松与散,感觉的深化,内在的结构,组成整体的团体,不讲究线的科学性,而求线的表情的心象表现性的直白。正是中国古代壁画艺术、石刻艺术、民间艺术中的纯朴天然的线以生命朝气在启迪我。——纪连彬

盛世风华
请横屏观看下图
贵美静安陈家泠2020年200cm×100cm×5
“古为今用,以今为主;洋为中用,以中为主”是我多年坚持的艺术方向,因而我的作品呈现的是中国气派、东方神韵,而审美则转型现代,中西合璧,融入生活,正如古人所云,“笔墨当随时代”,进而笔墨引领时代并跨越时代。在创作上我素来遵循外师造化 、中得心源,主张深入生活。我的审美思路迷恋于似与不似之间的妙处、得意忘形的开合、有意无意的自由、抱残守缺的天趣,以简约、空灵而引人入胜。我崇尚的信条:仰望,以无招胜有招,圆融无碍,大化迁流。我的艺术宗旨:坚守以书写型造型、以装饰性布局、以平面化设色,充分利用现代绘画材料,创造发挥新技法,有别于古人,有别于前辈,有别于同行。让画面充盈着清、净、和、美的格调和气韵,从而构建成东方审美的新坐标。——陈家泠
古镇轶事李乃宙180cm×97cm2020年
请横屏观看下图
谁与分香王孟奇2018年68cm×138cm
凡艺术必谈趣。然而寻趣并非易事,故古人语:“世人所难得者唯趣。”趣究竟为何物却难以言明,故而又云:“虽善说者不能下一语,唯会心者知之。”趣源自从艺者的内心质地,而并非简单读几本书便能轻易获得。“夫趣得之自然者深,得之学问者浅。”古人真是明白得很。不过如果轻视甚至丧失了艺术法度与技巧,情感的表达便失去了依附与支撑。先贤又提醒我们:“非趣能化情与法,必情与法化而趣始生也。”东坡先生论诗:“诗以奇趣为宗,反常合道为趣······”中国的绘画艺术恰与诗趣为同道。“趣者,其天地间至妙者与。”愿趣能常驻于自己的艺术。

——王孟奇
高架的交响沈虎2020年148cm×74cm
每当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城市高架上闪耀着耀眼的灯光,这些灯光照亮了巨龙般的立交,各种车辆飞驰在桥上一直延伸至城市各个角落,它是城市化进程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在农业文明中形成的绘画体系,其传统水墨语言进行现代的转换,用笔墨来塑造和表现现代都市,水墨媒材的固有属性尝试着新的视觉转化。新课题期待着新的呈现。——沈虎
欢乐颂朱新昌2020年150cm×150cm
画面以乐观主义和浪漫主义的手法描绘了一组遨游天际、优雅静穆、载歌载舞的现代都市人物,从一个侧面来庆祝中国共产党诞生100周年,歌颂改革开放的今天。整幅作品吸取了民间艺术的造型和色彩,采用了现代绘画的构成和空间处理,强调一定的装饰感及平面感。在具体刻画中,人和景物区别于单纯的写实,适当进行夸张变形,运用分割、错位等手段,使局部的真实和环境间的非真实并置,更显作品的生动性和当代韵味。——朱新昌
请横屏观看下图
迎春叼羊刘健2020年176cm×376cm

阳光正好马小娟2020年190cm×180cm
4月的一个假日,阳光明媚,无意间我们走到一座公园。映入眼帘的除了花团锦簇满园春光的景色外,最吸引我的便是在那绿茵茵的草地上围坐休闲的人们。他们三五围坐,或是小家庭或是大家庭。小孩子们在草地上快乐地奔跑追逐;婴儿在妈妈的怀抱中晒着太阳;大人们悠闲地或坐或躺在草地上,卿着天玩着手机或什么都不做,一起尽情地享受着初春温暖的阳光。我感动于眼前的一切,曾几何时国人总是为生活奔波忙碌,不懂什么是休闲。如今老百姓工作之余有更多更好的休闲空间,更懂得生活、热爱生活。我觉得这正是国家进步和文明的体现。

——马小娟
请横屏观看下图
阳光下游泳的男孩田黎明2012年40cm×180cm
我向往平淡的生活方式,在中央美术学院教学的日子里听先生的教诲,备课读书,下乡写生,上下班骑着自行车,还有游泳,当时这种生活是常态,轻松平淡,尤其是工作量多了,使我更向往那平淡的感觉。陶渊明平淡天真,谢灵运、王维都是如此:谢灵运以水光描述心境,王维在自然中体悟禅宗,陶渊明更是本性清澈。先人的生活状态与追求的境界,又推着我去感受或体会这样一种淡淡的笔墨之情。1987年我画了一组没骨人物画,包括《小溪》《老河》《草原》等。当时我对于笔墨的感觉是一种直觉,一种滋味,一种想法,想画出淡得挥之不去的感受,画面极简得让宣纸能够自由地呼吸。我借鉴花鸟画笔墨,以大笔渲染来找下笔意象,如溪流、如草原、如山峦,当时也讲不清楚,只是后来又在创作中总结为融染法。——田黎明
大凉山之秋李洋2020年180cm×90cm
“写生作品化”是我在水墨人物写生训练课上提出的概念。“写生作品化”的要求是改变中国画人物画教学中几十年形成的写生与创作相脱节的弊病。其实在老一辈大师的教学实践中已经意识到这一点,我们在徐悲鸿、蒋兆和的大量作品里已经观照出老一辈大师对着模特进行创作的创作方法。在“写生作品化”的驱使下学生面对模特会更主动地选择对象,选择你所需要的内容,具备了选择的能力、造型提炼的能力。笔墨的概括能力随之生发出来。在“作品化”的要求下,抛弃描摹对象的陋习,打开束缚造型的手脚,借助情感的表达提升学生对“意象”造型的理解,逐步接近中国画的最高审美核心“意象性”的表达。借物抒情,“以形写神”。意象造型具有提炼、概括、夸张的品格,它是表现理解了的形象,所以它必然会舍弃许多表面的、非本质的、次要的形象因素,给笔墨的表达更多的时间和空间,在写生中就已经在探索中国画的美学理想,即“写意精神”。——李洋
远方的家园陈钰铭2019年170cm×220cm
在传统中有许多线都来自生活中的启示,像铁线描、兰叶描、屋漏痕等。我平时喜欢用毛笔画速写,在写生时对象要么像山川河流,要么像树干树皮。用笔时也不拘泥于某种方法,只要能画出感觉,画出所要表达的情感,也就达到了目的。线是中国画中的重要符号,这种符号是主观的、个人的创造,它的价值就是个性。这种创造是对生活对物体的强烈感受,使人能从这些符号中寻求某种新的领域和境界,如果只是去照抄对象也就失去了绘画语言符号中的意义。因此,线的内涵的补充与形态的创造,在今天看来,还是应该从直接从生活中去获取灵感和启示,而对于传统经验只能是在解读之后的选择运用,否则就会进入误区。——陈钰铭
历史-苏州河·01-100蔡广斌2020年180cm×97cm×2
我为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而创作的画院年展作品是《历史——苏州河·系列01-100》,创作的主要目的是探索和表现苏州河两岸在目前阶段的自然生存条件和人文居住环境。上海市关于苏州河综合治理及改造二期工程关系到“人与自然”和民族文化的“天人合一”理念的奉行,也是人类与自然如何良性生存的重要试验场。我截取了普陀区苏州河综合治理及改造二期工程中的一段地标意义的明星工程,绘制成一件人和环境组合的作品。这件作品采用了我所探索的水墨与影像并置的艺术形式,以此希望能够得到观者的注意,进而有可能的引发更深层次的研究与探讨。我坚信,好的艺术作品在今天它的价值绝不仅仅是形式本身,它所涉猎的当代文化和社会含义才是本质所在!——蔡广斌
请横屏观看下图
隔之四-归途鲍莺2019年150cm×211cm
这幅是《隔》系列的第四幅,前面几幅用当代水墨语言探讨了中国传统美学,探讨了城市历史印象,这幅是想探讨都市生活状态下的思考。取材于坐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车窗外所看到的景象,在生宣上用点线面的水墨元素描绘了高速公路上的一段隔离栏和隔音墙。通过块面化的构图,尽力除去真实世界中的琐碎,让熟悉的景象有一种陌生感,从而剥离熟视无睹,进入内心产生思考。这是一个高速发展的社会,快捷的交通和通讯缩短了交流的距离,社会文明进步规则逐渐细化,然而隔离却越来越多、无处不在,存在于人与人、物与物、人与物之间。而人类是需要关怀的,解决方案是返回澄明的“故乡”即自己的内心世界,诗意地栖居在这个世界上,和自己和解,和周围和解,所以这是心灵的归途。——鲍莺

江山多娇
江南水乡林曦明2017年69cm×69cm
我生活在江南,对江南有着特别的感触。江南的柔美与含蓄孕育了我的艺术,水乡的恬静与安详激发了我的诗意创作。正如唐代韦庄的一首《菩萨蛮》:“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江南水乡》正好也是这个意境。三两船只停靠在江岸,芦雁自由地掠过水面,飞向湛蓝的天空,好像它们把青黛色的山川、碧绿色的江水与这天空连接在了一起,形成春水共长天一色的曼妙意境。面对水乡,钱松喦画过青砖黛瓦、水陌纵横的江南,林风眠画过春愁带雨时的渔舟唱晚,而我则选择了用概括的墨块、简洁的景象去描绘我心中纯净的江南。今年年展的主题是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作为一名95岁的老党员,经历过无数风风雨雨,我觉得《江南水乡》最能表现我对祖国、党的热爱。正因为党的正确领导,才有了今天江南的祥和、恬静,才得以抒发自由的诗意。

——林曦明
湖光春色胡振郎2020年67cm×67cm
天路吴明耀2020年179cm×96cm
值此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诞生100周年纪念日即将来临之际,我作为一名党员,怀着对党无比崇敬的心情,想创作一幅作品来歌颂党100年来取得的伟大功绩。画什么题材呢?我想到了《天路》这首歌。《天路》写了西藏的吉祥,这条神奇的天路改变了人们进藏的艰难,这条巨龙翻山越岭把人间温暖送到了边疆。画铁路修入西藏,场面也适合山水画创作,我画了曲折的天路、飞渡的云层、高原的雪岭,表现了边疆的景象。“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西藏的青山绿水,也使边疆人民脱离了贫困,过上了小康生活。国画《天路》既歌颂了党的伟大,也赞扬了边疆人民的智慧和勤劳。——吴明耀
请横屏观看下图
玉屏胜境图蔡天雄2020年124cm×248cm
请横屏观看下图
荒山披绿装张雷平2020年61cm×247cm
离开喧闹的城市到大自然中走走,发现我曾经攀过的荒山变绿了,曾经路过的山田种满了庄稼,曾经看到的掩鼻而逃的臭水沟变清了,那大块的绿色植被和隐约其中的蓬勃生机让我心动!在茫茫的苍山顶上一位年轻的白族建筑师在盖一座当代美术馆,己经努力了四年;在茶马古道的重要驿站——沙溪小镇,中国最美的书店——先锋书店落户在这里,周边是农田村落,书店里还有一座被巧妙改造而成的诗歌塔,沿着层层扇形木梯旋转而上,诗歌俨然被置于心灵的高处。传统和现代如此和谐地融洽在当代生活中,我也试着改变一下画风和惯用的色调,来绘就这滋养我们生长的绵延起伏、丰腴厚实的山脉土地吧!——张雷平
秋山乐游龙瑞2020年138cm×68cm

看江山如画程多多2020年179cm×95cm
正在准备动手构思上海中国画院2020年的画师年展时,得知此画展同时也是为了给明年的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生日做一次暖寿式的祝贺。这样的话2020年的画师年展就应该是一个歌颂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和我们伟大的祖国,以及在改革开放政策下全国面貌日新月异地发生了巨大变化的主题绘画创作。又接到了通知说2020年的这次年展与往年的展览稍有些不同,将在新落成的程十发美术馆举办,院部希望我能画得大一些。不光是因为在以家父的名字命名的美术馆里,同时也因为新的展厅很高大上,可以挂很大的画。这几天我正好在看上海昆曲团的折子戏《荆钗记》中的“开眼、上路”。 “上路”一折中的著名唱段“八声甘州”历来就有男游园之美誉,歌颂了祖国的大好河山。其中的唱词优美,会使人们对祖国的大好河山产生出一种热爱和自豪感,我特别有一种希望把这种感觉画出来的念头。我还把一句唱词作为此画的标题 ——“看江山如画”。——程多多
请横屏观看下图
非山亦水卢辅圣2020年145cm×360cm
将天人合一的中国文化精神可视化,使看不见却又应该看见的思想形态转化为物理性质的存在,是我近阶段风格探索的主要课题。《非山亦水》摒弃了习用的勾皴点染手法,打破了惯常的时空组合模式,而通过主观与客观、意识与存在、写意与写实、具象与抽象两两相对的诸多张力场之建构,返虚入浑,比物连类,衬托出一个是非曲直因人因时而异的相对论视觉世界。与此同时,其基本构筑材料,亦即形与色的呈现方式,又来自中国绘画的深厚传统,尤其是文人画产生之前的笔墨分治传统。——卢辅圣
秋声斜阳姚鸣京2017年136cm×68cm
古人说:“真山似假,方奇;假山似真,始妙。”这告诉了后人山水境界、山水的审美趣味无外乎追求奇与妙的境界。不可画得太真,太像实景。追求像真景山水的那种趣味太土了、太俗了。正像齐白石老先生说的那般:“太似则媚俗,不似则欺世。”“画贵在似与不似之间。”这恰好验证了古人与前人的智慧。画要把握恰当,把握好趣味和意境,不可太像了,也不可欺世蒙人;要把大众引入艺术境界的堂奥,把持住不俗的高雅品位与格调。此中奥秘就是讲山水的格调。——姚鸣京
请横屏观看下图
荒园新貌王漪2020年69cm×138cm
江南园林承载了江南文人对自然生态的向往,是诗与远方的寄托,代表了江南文化的精神。尤其是古典园林,那缜密的构思、奇妙的布局、通灵的意境、精湛的工艺,把江南文化做到了极致。余居江南名园——秋霞圃旁近30年,每天倾听和感受着她的呼吸和悲欣,雨夜的婆娑,冬雪的明净,处处透露出她的秀美与宁静。每每忆之不由心潮澎湃,常有握笔写此之情。此作非具象而之,它结合余游江南园林之经历,集大成而成矣。用传统和稍带当代之笔墨架构,有意识夸张心性感受,强调笔墨的灵动鲜活,相间生发的意识控制,写出中国画之气韵生动,试图描绘出一派江南的园林佳胜。

——王漪
请横屏观看下图
山道弯弯汪家芳2020年97cm×180cm
山川照写,巍巍太行八百里,仰之弥高。太行山苍山成林,巨石顶天,纵横险峻。太行山脉绵延400余公里,纵跨北京、河北、山西、河南4省、市,山脉北起北京市西山,向南延伸至河南与山西交界地区的王屋山,西接山西高原,东临华北平原,呈东北——西南走向。太行山以其大开大阖的气象震动世人,其群山拱翠,流泉碧潭,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谓“天下之脊”。在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凭借着太行山天然的地理优势,延缓了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进程,演绎着不畏外强的民族精神。在铜墙铁壁(太行铁崖)般的太行山上,随处流传着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抗战故事。《弯弯山道》描绘了太行山人民安居乐业的场景,表现了他们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所享受到的幸福生活,更表达了我对党和国家走向更辉煌的美好祝愿。

——汪家芳
请横屏观看下图
自夏口至鹦鹉洲夕望岳阳诗意图卢禹舜2014年24cm×180cm
40年读书学画,蒙前辈、师长、同道厚爱,在这过程中小有收获。今年我57岁,已到知天命之年。回首过去,我常感庆幸。与同龄人相比,我有较好的家庭环境和学习机会,遇到了较好的老师和同道,还有许许多多画界之外的好朋友。我所取得的那些凝聚着艰辛的劳动和辛勤的汗水的一张张成绩单,也使我备感读书、学画是一件非常艰苦的事情,也是一条永无止境的求索道路。如果说,早期我的创作更关注于宏观宇宙天地精神的神秘哲思或诗意人生理想栖居的微观表达的话,那么,近十年,我的创作则更侧重于将这种哲思与诗意同时代生活、社会历史以及传统文化的传承与转化的结合,或者说,更加有意识地“以人民为中心”进行创作,更加“接地气”,更加突出自己的社会文化责任。

——卢禹舜
山的西边庞飞2020年50cm×50cm×9
我对山西的人文丰厚早有所闻,但真的游走一圈还是很有感触。去年秋,我走马观花从太原到大同再到平遥,只可算是观光,但在佛光寺看到了唐代建筑,还是觉得非同寻常。山西自然风光是典型的黄土地,但我还是嗅到了不同于陕北的味道。我一直以为,采风要有所收获,必须要住下来,沉下去、待有了当地人的体味,你想要提炼出的一些东西就会自己冒出来。艺术的边缘和水墨的冷僻,在这次表现疫情大事件的作品中展现得很充分。那么,创作者能够做到的,就是更加深入地思考与创作。

——庞飞
峥嵘岁月
战上海梁洪涛2020年180cm×97cm

《战上海》一画,描写的是1949年5月,解放军攻占大城市一次成功的战役。上海很大,从城郊到市中心区,发生过数十次的激烈战斗。我选取了知名的市中心四川路桥突破战一景。当年我10岁,就住在四川路桥南四川路650号3楼210室,当时该大楼被国民党残军作为阻止解放军北进上桥解放全上海的“桥头堡”。我目睹了这一战事。我在17岁时为了考美校,曾凭记忆画过在四川路桥上欢庆上海解放;今年我已81岁,重画四川路桥这场突破战,展示红色记忆,不忘初心,继承革命战争精神。——梁洪涛
陈毅诗一首钱茂生2020年179cm×93cm

这次年展,我书法创作的内容为陈毅同志于1933年3月欣闻黄陂大捷,粉碎了敌人第四次“围剿”,激动之余写下的一首六言诗。这首诗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我党在红军时期正确贯彻执行毛泽东军事路线而取得反“围剿”伟大胜利的重大史实。创作时,我尽量发挥自己的艺术风格,追求大气、跌宕和变化。我在创作过程中,也出现了漏字、字句颠倒的情况,“折腾”了一天,才挑选出一幅参展作品。总书记曾说:“书法是中华文化瑰宝,包含着很多精气神的东西,一定要继承和发扬好。”总书记说出了我的心里话,虽然我年龄偏大,已到晚年,但我还要发挥余热,“活到老,学到老”,永葆书法艺术的生命力,把书法艺术这一古老的优秀传统一代代很好地继承和发扬下去。

——钱茂生
请横屏观看下图
毛泽东诗词《水调歌头·游泳》张森2020年119cm×419cm

请横屏观看下图
到处是庄稼·忆南泥湾张迪平2020年126cm×178cm

一曲《南泥湾》流传大江南北,曾在我少年时留下美好的记忆,至今余音绕梁。1941年,陕甘宁等解放区出现物资匮乏情况,毛泽东发出了“艰苦奋斗、自力更生”“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号召,解放区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与敌抗争,开荒耕地,实现经济自给。其中南泥湾成就最大,被誉为“南泥湾精神”,激励着革命的胜利。为表达对这段历史的敬意,我根据多年前赴延安“陕北采风写生”的一些记忆和写生记录——高粱、南瓜、玉米、辣椒等,以中国画大写意的形式表达当年南泥湾到处是庄稼的丰收景象。

——张迪平
请横屏观看下图
沙家浜杨正新2020年190cm×500cm

沙家浜位于江南阳澄湖畔。沙家浜曾是革命老区,当年新四军及地方抗日武装在沙家浜人民的支持配合下,开展敌后斗争。沙家浜的芦苇荡,成了抗日斗争的极妙战场。芦苇荡是个迷宫,只有小船能行,水道错综复杂四通八达,日寇不敢进荡,新四军伤员藏身芦苇荡与敌周旋,最终取得了胜利。《沙家浜》一画,我描绘了这茫茫的芦苇荡,小船出没,生机勃勃,利用中国画画芦苇的优势,歌颂可敬可爱的沙家浜。

——杨正新
毛主席诗词童衍方2020年138cm×138cm

请横屏观看下图
疫中行唐勇力2020年180cm×380cm

中国写实水墨人物画当下处于浑然无向的状态,在低位中徘徊,一句话很难说清楚。现在很多青年画家直奔工笔画而去(因为他们认为工笔画好画),而画写实水墨人物画的人极少,即使有青年画家画,他们也是采用变相、变形、变丑,刷、描、抹等容易掌握的画法,用“书写”的笔法画写实水墨人物画对于他们实在是太难了,他们知难而退,这就是目前的状况。当下大家都在力求创新,苦寻自己的画风,突出个性,然不知写实水墨人物画的根本基础是造型能力的强大,无此能力就谈不上创新和个性了,更无画水墨人物画之说了。所以作为一个有梦想、有追求的画家,应该无畏无惧于艰辛努力,不懈奋斗,把造型能力提升到极致强大。长年累月练习书法,其笔墨语言自在悟性之中,只要能够让自己做到有强大自如的造型能力,毫无疑问就一定能成为有建树的大画家。另外,美术学院的中国写实水墨人物画教学必须要强化造型能力的培养,必须要认识到这一点,不然的话中国写实水墨人物画将会后继无人!

——唐勇力
走过冬天朱敏2020年280cm×177cm

这次的年展为庆祝建党100周年而创作,我的作品是中国画《走过冬天》。由于山水画的构成要素局限,人物、场景、历史再现是其短板,所以我只有扬长避短,结合自己的创作习惯和熟悉的表现手法来完成作品。首先作品以写景为主,注重渲染和营造意境;其次作品以点题为辅,把红军长征用过的油灯、草鞋植入画面,象征性地特指千辛万苦过雪山、草地这段历史。二万五千里长征是中国共产党史诗性的壮举。在《走过冬天》这幅作品中,草鞋符号的植入,不同于以往我山水画的意境追求,是我对丰富中国画表现力的一次探索和实践。《走过冬天》这幅画借景抒情、托物言志,寄托了我对长征这段历史的缅怀,以及用鲜血换来的美好今天的珍惜和感慨。

——朱敏
请横屏观看下图
娄山关乐震文2020年69cm×138cm

从固有的形式到属于自己的概念,经过多少代人的琢磨,山水形式有了一定的模式,于是符号化。人们发现了笔墨的趣味胜于自然的趣味,于是大都将视线转向案几。喜新厌旧是艺术的定律,即便是轮回发展,也不会定在一个格式中的,艺术的瞬间趣味来自自然还是案几,每一个时代都给出了不同的答案。对艺术家个人来说,他的瞬间趣味来自哪里,也决定了其人的艺术取向,所以概念的形成和将其推向一定的深度是艺术家的责任,将艺术形式从固有概念中解放出来,完全属于个人艺术思维和艺术取向的崭新的概念。——乐震文
请横屏观看下图
1964.10.16.15:00何曦2020年80cm×150cm

这次年展我的作品是《1964.10.16.15:00》,表现的是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爆炸的这一历史事件。有别于吴湖帆那幅著名的原子弹爆炸的特写,我作品中的原子弹只占画面很小一部分,我想表达的是原子弹爆炸过后方圆几十里寸草不生的死寂景象,表现剧烈与死寂、磅礴与细微,以及方死方生的特别意味,以此来祈求世界和平。吴湖帆所表现的原子弹爆炸是一种庆贺,因为中国人开始有了自己的原子弹。而原子弹既能保家卫国,也能给世界带来灾难,因此我选择了表现对原子弹危害的思考,即从原子弹爆炸之后对人类及人类生存空间的思考。我只是记录这么一个事件,不是在表现悲观!记录过程中,时刻流露着一种面对现在复杂多变的世界大环境的担忧,祈求和平!此次的年展较往常要特殊一些,因为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作为上海中国画院的画师,必须尽力去参与国家重大事件的主题创作,这也是一种责任。——何曦

革命圣地
请横屏观看下图
井冈雄姿赵豫2020年69cm×173cm

井冈山是伟大领袖毛主席当年创建武装闹革命的根据地。当时中国共产党的武装力量还很弱,不能和国民党蒋介石面对面地对抗,必须打游击战。自从有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中国共产党的武装力量就不断壮大起来,并且逐步壮大到全中国。最后中国共产党终于打败了“蒋家王朝”,建立了新中国!——赵豫
请横屏观看下图
西柏坡萧海春2020年143cm×303cm

西柏坡原是个不起眼的偏僻小山村,但它曾经是党中央的所在地。1948年,毛泽东主席与党中央就在这个小山村里运筹帷幄,为解放新中国而决胜于千里之外,取得了著名的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的胜利,为解放全中国奠定了基础。本创作首先根据西柏坡的自然形貌加以主题的塑造,突出它的历史纪念性,表现它的崇高感。其次把山形做了概括,以三个金字塔的基座叠加形式,使西柏坡的自然原型彰显出具有主题意味的不朽的崇高精神。这种塑造也符合中国传统山水画的“山水形象”。在作品的山水形式上,以青绿为主调,山水的亮丽色感充满青春和活力。为增强青绿色感的凝重感,我还渗融了水墨的渍染,这种渍色和没骨的描述也与唐宋传统相接。应该说这是我在设色上的一种新尝试。在作品的主题意象上,以和煦的霞光与祥云的舒拂,渲染了画面的动感,增强了勃勃生气和雍和的意趣。这种尝试,使作品的革命主题平添一种中国人对崇高敬意的表达。——萧海春
请横屏观看下图
开天辟地陈燮君2020年69cm×138cm

中国画《开天辟地》是为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而创作,画了上海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址纪念馆。在纪念建党90周年时,我曾参加上海市文广局组团的红色之旅,循着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发展的足迹,瞻仰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去南湖,上井冈,会古田,入瑞金,到遵义,赴延安,至西柏坡,最后来到北京天安门……今天,再次创作此幅《开天辟地》,感悟激情岁月,品味创业艰难,吟咏史诗,讴歌壮丽。

——陈燮君
上海·红色起源地(组画)之一、之二、之三、之四洪健2020年80×60cm、80×60cm、60×80cm、80×80cm

1921年在上海召开了中共一大,中国共产党宣布成立。但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前的筹备及成立初期在上海也开展过很多活动,留下了很多红色的革命活动旧址。因此,上海应该可以说是中国红色起源地。串起这些分布于上海各个区域的革命旧址才能更完整体现中国共产党自筹备以来到成长初期的历史,和上海这座城市的革命历史。这次年展创作主要表现这个主题。以组画的形式表现一大会址、二大会址、四大旧址,还有《新青年》杂志旧址等。这些革命活动的场所具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富有江南文化气息,且是上海代表性建筑——石库门。作品以共同的石库门元素来呈现中国共产党从筹备到成立再到四大召开的一个完整的过程。

——洪健
笔歌墨舞
对联周慧珺2008年133cm×32cm×2

苍松图龚继先2020年177cm×83cm

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这是大庆,我们每一位画师都应当用作品对党的生日进行祝贺。画人物的还比较方便,画花鸟的相对比较难。那么画什么?想来想去,我决定在6尺整纸上画一棵巨松。因为松树一方面象征着长寿,另外一方面它又具有坚强不屈的品格,在寒风暴雪中仍然青翠,具有很好的象征性。平时我习惯用水墨来画,而这次我特地选择用比较吉祥的颜色——朱砂色来画这棵巨松,用一棵红松来庆祝党的生日。从1949年解放到现在,一路看过来,国家能够呈现今天这样的繁荣景象,真的不容易。国家的管理都是非常高效的,比如我们国家对这次疫情的有效控制就是一个例子。能够生活在这个时代,我感觉自己非常幸运。可以自由地画画,自己想画什么就画什么。

——龚继先
松风图韩天衡2015年140cm×69cm

百花争妍唐逸览2020年179cm×97cm

今年年展主题主要是围绕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花鸟画并不像山水、人物画那样可以直接表现这一主题,它是以间接方式来歌颂的。起初我想画井冈杜鹃花。杜鹃花这一类题材我画过很多,我思索再三,觉得画面还是要有新意,于是我构思了一幅《百花争妍图》。它的含义是用百花盛开的情景来歌颂新中国的繁荣昌盛。中国共产党推翻旧社会建立新中国以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国际声望逐渐提高,经济腾飞迅速,各行各业都欣欣向荣,《百花争妍图》就是从侧面反映了这一景象。画面中包含了牡丹、鸢尾、石榴、绣球、杜鹃等八种花卉,牡丹象征富贵,石榴象征硕果累累,其他花卉也是一样有着吉祥的象征意义。从构思到落笔,我前前后后用了半个月时间。刚开始的时候我画得很快,后面越画越慢,因为是刻画细节,所以不能疏忽,要做到大胆落笔、细心收拾。——唐逸览
翰墨戏韵毛国伦2020年45cm×48cm×5

我自小喜欢看戏,学画后也喜欢画戏。记得进上海中国画院后,程十发先生执教学员的人物画共同课,要求我们作人物画默写,我画的就是昆曲“断桥”。几十年来我陆续画了不少戏曲人物画,其中有12幅于2012年被上海文化艺术档案馆收藏。2020年初,新冠肺炎瘟神来袭,正月初五我画了戏曲人物《钟馗驱魔》。当知道不少医务人员在除夕离别亲人赴武汉抗疫前线的动人事迹,我画了戏曲人物画——《壮别》。今年,我根据自己多年来收集的各种戏曲人物资料,画了多张中国书法和戏曲人物相融合的作品,意欲把中国书画与中国戏曲这几个国粹糅合在一起做新的尝试。同时我还画了30多幅戏曲人物画的画稿,准备逐步把它完成。

——毛国伦
毛主席诗词《菩萨蛮·大柏地》张淳2020年178cm×63cm

书写是心灵的感受、情感的宣泄。阅读毛泽东的诗词,伟人的那种博大胸怀、宏伟气势,让人产生饱满的创作动力。毛泽东的诗词,带有强烈的时代印记,在中国革命各个重要历史阶段,以对胜利的坚定信心,抒发豪迈的抱负和情怀,充满了革命的浪漫主义,情景交融,感染力极强。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提笔书写毛泽东的诗词,重温中国革命的光辉历程,激励我们为中华民族的复兴、富强不断奋进。

——张淳
请横屏观看下图
一览众山小刘天暐2020年142cm×72cm×8

秋之韵申少君2020年252cm×147cm

请横屏观看下图
红季平2020年200cm×113cm×3

在多年来的中国画创作实践过程中,我越来越清晰地意识到,表达思想和传递情感是创作过程中最重要的目的与本质,所有的技术和材料都是表达思想的形式和手段,而当代艺术恰恰是强调作品要与时代和“我”的感受相融合,用绘画形式进行思考和讲述对当下的感受。从思考画画,再思考再画画。随着不断递进而认识认知,画画已成为了一种自身的感悟。当今时代信息量太大,干扰太多,使我们远离本真偏离自我,这些问题都体现在你的作品中。每幅画就像是一面镜子,你在想什么,感觉到什么……能否很纯粹地把自己内心的东西传达出来,这就需要通过画画来对照自己、审视自己和修炼自己。——季平
静物刘进安2020年69cm×69cm

艺术创作如同一个人有话要说那样简单和直接,无非是用了艺术的方式。虽然艺术方式具有审美等功用,但不能以此忘却或曲解艺术的表达功能。我的创作追求正是重视了这个观点。当然,说什么与说得如何、说得是否准确,或者是否敢于说出来,也是我于艺术保持兴趣点的缘由所在。——刘进安

东园载酒西园醉陈琪2017年

248cm×124cm

东园载酒西园醉,摘尽枇杷一树金。江南自古多风物。以前我只以为枇杷产于江南,2017年2月我到云南普耳、元阳写生,改变了我的认识。当地的枇杷个大、色黄、味甜,采摘期比江南提早两个多月。元阳采风归来后,我便创作了8件表现西双版纳风情的国画作品,其中包括枇杷题材。这个题材本来就是我所熟悉的创作题材,再加上南国写生的元素,使作品在塑造上更趋向于个性化的语言表达,在形式上更具有现代花鸟创作的构成要素。笔墨处理也更加整体、完善,画面更加厚重、有张力。——陈琪
傲雪凌霜万芾2020年

198cm×103cm

中国共产党迎来了100岁华诞。回顾历史,从红船到巨轮,从弱小到壮大,中国共产党的100年是热血励志、慷慨激昂的100年,是使命在肩、不负人民的100年。我创作的绘画作品《傲雪凌霜》,以雪竹比喻中国共产党经历磨练,面对困难无所畏惧;以飞鹰寓意中国共产党高瞻远瞩,象征着勇于开拓、不断进取的精神。以此作品为庆祝中国共产党建立100周年献礼。——万芾
请横屏观看下图
残荷无声陆春涛2019年

198cm×296cm

我深信传统应是水墨艺术不变的“根”,是一种意境的体现。但作为当代艺术家应该对水墨做出符合时代的解读,不应让传统成为束缚个人水墨艺术发展的障碍。我希望自己的绘画是自由的、无边的。我想做的是在坚守作品诗情画意之韵、东方美学之境的基础上,能以变通、包容、开放的心态,拓展当代水墨艺术的全新领域。——陆春涛
孔雀说李大成2020年

232cm×120cm

文脉传承
曹雪芹戴敦邦2013年

178cm×92cm

吾以画为生,画以吾为友,自成年以来,醒梦诱惑,几乎尽在一个“画”字。此种澹然生涯,或许在旁人眼里,犹似闲云野鹤,无拘无束,其实个中甘苦,唯心独知。春光秋阴画卷裹,情丝意绪笔墨中。这多年来,吾之所绘,大凡二类。一是任务之作——恪守职责,谨尽义务,虽有即兴得意之墨,而大抵循源依本,中规中矩,不敢以谬误人。至若应卯应酬,偶尔为之,搁笔辄不记怀。二是以中国古代文史为题材之作——始缘于书报界嘱约,恰合吾素常志趣,于是渐成创作重心所在,用力亦勤。

——戴敦邦
百年乔木张培础2020年

179cm×80cm

今年是乔木老师百年诞辰的吉庆之年,作为学生的我和谷长学兄创作此幅乔老肖像以资纪念,这也寄托了我们对乔老的情谊。求学时代在将近60年前,当时乔老不过40余岁,他的敬业精神、精湛技法及为人处世都是学生的楷模。在校不过几年,但离校几十年间直到乔老去世,我们的师生情从未中断。乔老身材不高但敦厚朴实、大度爽朗,他犹如一株高大的乔木耸立在我们心中。希望我们所作的《百年乔木》在颂扬乔老精神境界的同时也传递出我们对乔老的一份思念和敬重。——张培础

中国梦
请横屏观看下图
听说有一个桃花源No.1施晓颉2020年

234cm×322cm

2020年“新冠”的蔓延,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尤其是疫情暴发初期,大家被迫居家,不得外出;各种真实或不实消息的传播,令人万分焦虑,感觉每个人都被卷入了一个个不安的漩涡里。但是生活必须要继续下去,还是要迎接每一天新的开启,于是我们开始了《听说有一个桃花源》的创作。本次展出的是《听说有一个桃花源NO.1》为“入口”部分,画里的少年牵着长有金色翅膀的白马,背着尚未发芽的桃树,依循着标记去寻找陶渊明笔下武陵人世界里的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生活。——施晓颉
盛世风华
故楼新影毛冬华2020年

220cm×196cm

《故楼新影》是以松江程十发艺术馆徽派建筑为载体,以水墨积墨没骨法语言表现江南文化的一件创作实践作品。这也是我三大主要系列之一“观海系列”的其中一件作品,“观海系列”是献给上海这座生我养我的母亲城市。《故楼新影》是2020年的新作系列的第六幅作品。选题之初我就规划了需解决的学术课题:1.四幢徽派老宅复杂的空间层次关系。2.建筑和植物一实一虚的关系安排。3.体现江南水乡意韵选择的云气表现。作品最终的完成情况:在多层次空间中,对建筑与植物的关系处理大致完成预设目标。为反映江南水乡,增加的云气处理好像还没达到理想状态,需进一步掌握营造江南诗意情景的方法。我期待在之后的创作中能有更好的实践,积墨没骨法语言形成体系之路上有更多完成学术课题的作品。

——毛冬华
爱美之心范奕彬2019年

125cm×125cm

一次我偶然路过一家沿街的宠物美容店,隔着橱窗看到了一幅有趣的画面:宠物美容师的梳子和剪刀下的顾客是一只只或憨态可掬、或高大雄健的宠物犬。我觉得那场景特别有趣,令我有把这一刻记录下来的冲动。动物画是我较少涉足的创作领域,找到适合画面的表现手法是一个新的课题。齐白石、徐悲鸿、刘继卣都是画动物的高手,他们的作品或工或写,妙趣横生。显然他们的表现方式是不能直接拿来就用的,是需要进行转化的。这时,一些中外儿童绘本中的动物形象给了我很大启发。无论人物还是小狗,在写实的造型基础上略带夸张变形,又能兼顾笔墨和意趣。同时,我将画面元素通过纵横交错的有机组合,运用了较为鲜艳和夸张的原色,希望用一种平面装饰感的构成方式来呈现画面。

——范奕彬
请横屏观看下图
阳光灿烂周全2020年

130cm×200cm

童年是每个人特别难忘的一个时期,在阳光下度过的童年,单纯美好,丰富多彩。我想用画笔把这种幸福生活、快乐成长的状态表现出来,于是便有了这幅《阳光灿烂》。如何以工笔的形式表现阳光,并把一群少男少女各自的性格特征和心理世界传达出来,是我这次尝试的重点。为了表达出清新明快的感觉,我用了一些比较明亮的蓝色。为了解决大面积的冷色调和阳光这个主题间的冲突,我决定尝试用光斑表现温暖的阳光,以光斑的布局来暗示空间关系,以平面设色的形式调和光的介入造成的违和感。在造型方面,我通过人物的发型、姿态、表情等细节,尽可能细腻地塑造每个人物的性格特征,使之仿佛有各自的生活。作品通过这样一幅群像,展现一代青少年的生活状态,体现一个时代的精神面貌。

——周全
江山多娇
请横屏观看下图
青绿韩松2018年

90cm×110cm

青绿后面不能只加山水二字。青绿是早期绘画模块出现的一种形式,并非山水独有,其亦有广泛性使用的特点。由于模块的建立和模型的建立,使得青绿在画面的布局上具有可延展性,又不失其存在画面和内容中的规则和规律,同时显示了对画面的深层次的思考。如果只是将青绿强行且简单地附着在水墨之上,则暴露出思维上缺乏缜密的弊端和青绿结构的不完善性。青绿在绘画上的奠基性使得其深邃程度可想而知,这也决定了它的难度之大和不可操作性。与其说青绿是绘画的一种方式,倒不如说青绿是绘画结构上甚至是思想结构上的一种表达方式。——韩松
请横屏观看下图
秋山单峥2017年

98cm×45cm×3

《秋山》是我2017年秋画的。起因是我要参加山水画展,尺寸和三幅的数量都是规定的。我打算画通景,时间有限,沉浸在一个意境里面比较合适。我是体验型创作者,所画都是自己的经历感受,也是当下的心境。纯粹的山水我过去创作较少,题材倒没怎么纠结,就定了松。身体尚可,我在外出散步的时候周围观察得到松。松和水杉在我童年环境里普遍种植,和我有内在连接。我曾经构思过相关的回忆题材,涉及人物不免多了立意的考量,尚没有打算付诸实施。最宜人处是无人处,直接画松倒纯粹些。高远深远都不必,千岩万壑太复杂,春日的映发和希冀也可以收敛起来,山灵树神在周围无为地呼吸吐纳,秋天的山路上独自缓步,和万物一起沉淀放松一下,毕竟生命太辛苦了。

——单峥
江山多娇
盗仙草邵仄炯2020年

200cm×105cm

近年来我的创作主要围绕笔墨、图式与自然三方面来组建自己的语言,创作了 “六朝云起”“又见家山”“天光云景”“海上山”等几个系列。我主要从传统中调动适合自己发挥的图式语言加以提炼和个性化修正,又从其他艺术领域的图像中挖掘视觉效果,同时参照造化期冀表现出能游走古今、展露个人审美趣味作品。我的绘画多以纯粹的图式进入画面,强调形式和绘画语言的意韵、节奏的美感变化。在创作中试着打破技术的隔阂、回避理性规范的制作程序和知识的阐述,寻找自己迷恋的朴素、有体验感的绘画性,捕捉每幅画中生发的偶然性,以新鲜的视觉方式来传达艺术家的状态和情感,我想这样的画才有了新生命。——邵仄炯
请横屏观看下图
云锦天章孔繁轩2020年

180cm×290cm

我一直渴求能在作品中最大程度地把那些“随机性”“不可计划”的成分保留和发挥,如果这个逻辑有一些值得贯彻的价值的话,那么作品的“表现形式”也当极富“偶然”。所以在这个阶段里,我没有明确追求“风格化”,而是根据主题、尺幅等不同,将作品“形式”的最终归途早早地变为多样。如何丰富某种多样的可能性,构成了我这个“无风格”阶段的主要乐趣。根据本次年展的主旨,我用一种雄壮浑厚的水墨来表达自己对山川世界的理解。虽居于温婉江南,我却时常怀揣着对邃奥博大空间的臆想,而这种美在我看来是不施铅华的,没有具体地理的指向,故纯粹的水墨最为适合。笔墨所构建的黑白组合能形成类乎音符般的节奏,所以取题目《云锦天章》,希望能以一曲强健酣畅的视觉乐章作为对建党百年华诞的献礼!——孔繁轩
峥嵘岁月
最美守护者王红瑛2020年

180cm×170cm

虽然已经接近年底,但年初那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依旧让我难忘。作为一个文化馆美术工作者,我们虽然无法像医护人员那样抗争在一线,但我们可以拿起画笔,为前线的医生、军人、警察……加油鼓励,给予精神上的支持。每天的新闻报道中,有太多画面令人感动。我在思考如何用绘画形式来表达当时的心情时,觉得一幅画面实在表现不出自己想画的所有内容,所以决定运用多幅连环画的表现形式,将这些令人感动的小故事串联起来。而在色彩上我决定运用灰色调来表达当时的心情,用中国画的笔墨技法,将“最美守护者”展现在画面上。此次抗疫不仅是医护人员的战斗,更是全中国人民的战斗,每一位小人物背后都有着不可忽视的大爱精神,正是因为我们的共同团结才能迎来真正的春天。

——王红瑛
海上方舟——犹太人在上海李戈晔2019年

235cm×170cm

《犹太人在上海——海上方舟》描述了中国人民在极其困难的战争情况下,在上海共接纳了近3万名为逃离纳粹的屠杀和迫害的犹太人,为他们建起了一艘"诺亚方舟"的感人故事。该作品主要意义在于宣扬中华民族善良、包容的性格,反映的是国际间的睦邻友好、团结协作,表现出中国人民在危难间对犹太民族的人道主义精神。作品以工笔重彩的方式,展现犹太难民经历磨难登陆上海口岸,走向新生活的场景,画面通过人物沉重的脚步和疲惫的神情,展现犹太难民逃离纳粹的屠杀,劫后余生的复杂心情。犹太难民满怀希望来到上海,进入虹口区,与中国人民和睦相处,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整幅作品以独立宏大的画面展示了犹太难民队伍,行走在上海虹口街头的富有戏剧性的景象。

——李戈晔
笔歌墨舞
红裳翠佩之五甘永川2020年

173cm×93cm

荷花是绘画中常见的体裁,荷花在传统文化中有着和谐、清廉、坚韧不拔、洁身自好的象征意义。这次创作我就选用有和谐、清廉象征的荷花。在创作过程中我对色彩运用也经过了思考。在国画中,色彩是对画意的一种抒写性的阐述,并非状物的逼真。为了使画面单纯些,我抛弃了多种色彩的冷暖变化,因此在整个色调处理上采用比较单一的红色,在明度上找对比。我还运用风雨后叶、干的聚合变化,使画面有较强的动感。为了避免红色调的淡薄和平板,我在画面左下方画上安静自在的鸭子,使画面动静结合,形成情感对比,形成一种生命意识的象征意味。——甘永川
请横屏观看下图
萌薛俊华2020年

102cm×155cm

作品《萌》是一幅以宠物为题材的中国画作品。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宠物热也日益升温,宠物在我们现代生活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甚至成为我们不可或缺的生活伙伴。有一个被历史印证的现象就是,豢养宠物的风气日益兴盛的时代,一定是社会安定、生活富足的时代。在这个现象的启发下我创作了这幅《萌》。《萌》描绘了我们生活中常见的十多种宠物:猫、狗、兔、鹦鹉、刺猬等,它们或机敏乖巧或憨态可掬。我在构图上采用了类似拍“全家福”合影的构成方式;技法上运用了工笔手法,勾勒、渲染、丝毛并用,力求写实而不板滞,细腻而不失生动;色彩处理上,在粉褐色为主色调的基础上,引入低彩度红绿对比色,并使用灰和白作为调性平衡。

——薛俊华
盛世风华
请横屏观看下图
世博盛会王味之2020年

49cm×168cm

中国百年世博梦,梦圆上海。从2010年5月开始,我用一年的时间完成了20.1米长的中国画长卷《惠风海上图》。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留下了北宋东京汴梁的千年繁华,《惠风海上图》则全景展现了21世纪初叶世博会举办之时,国际大都市上海的魅力与辉煌。图卷以世博盛会为作品的高潮和中心,以“新沪上八景”——枫泾寻画、豫园雅韵、旧里新辉、十里霓虹、摩天览胜、佘山拾翠、淀湖环秀为主线,从各个侧面全面展现上海的人文历史、当代风貌。图卷连卷首题字,共计大小均等的12段,每一段独立成幅,段与段之间衔接自然、巧妙、气韵流畅。图卷人物表现紧扣上海世博会的主题“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充分展示上海经济飞速发展及世博会的举办给上海人民生活带来的深刻变化。

——王味之
佤山新歌周圆2019年

160cm×180cm

黝黑的皮肤、砍人头祭谷神的可怕习俗和甩着长发的舞蹈,这是佤族曾经留在人们心目中的最初印象。在云南中缅边境,有个叫海东的佤族大寨。这里的佤族汉子依然穿着裙子、戴着耳环、剃着莫西干头,刚毅的眼神和热情纯朴的性格一如他们服饰上的黑与红那般深沉。这个民族连同远方山岗上的炙热阳光、米酒和爽朗笑声,深深印在我的脑海中。作为知青子女的我,童年是在有着多姿多彩少数民族风情的云南度过的。画这里的人,是我水墨写意人物画创作一个简单又有温度的想法。一年半里我三次前往云南收集素材,最终选择新年祭祀活动前的场景作为创作表现的主题元素。作品《佤山新歌》用写意的笔墨塑造了佤山汉子坚毅、纯朴的民族形象,同时力求刻画每个人物鲜明的个性特征。——周圆
匆匆李忠印2019年

220cm×200cm

我住在嘉定,出行必须乘坐地铁,每天上下班早晚高峰,坐地铁的感受不太好,可以说只有两个字——拥挤。我经常拖着疲惫的躯壳,在浩浩人流之中挤来拥去,由于这种强烈的不舒服的切身感受,我画了名为《匆匆》的这幅画。以前自己的创作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写实的,一类是带有探索性的(斗胆可称之为表现性的)。在画画的过程中,两种类型的画法时常让我感到纠结,总感觉像两个人在画画,所以一直想着能否把两种形式融合一下。我在融合的过程中有时感到真是无路可走,有时又感到大道在前,焦躁的情绪时常让画面凌乱不堪,无法入眼。但无论怎样画还是要画的,所以在《匆匆》这幅画中,我试图画出点陌生,画出点年轻人无处安放的内心情绪,带着这种感觉就画了这幅画。

——李忠印
请横屏观看下图
生煎馒头王人佳2020年

93cm×172cm

画什么是永远的问题。心里想着各种画面构图,画来画去,兜圈子一样回到一锅生煎馒头,活色生香。画与记忆有关。小时候,爷爷带我去吃大壶春,因为难得,一口气吞下八只生煎,滋味感觉刻骨铭心。画与心境有关。在法国留学时,想家,具体就是想吃上海点心。回国后,路过鼎泰丰的开放式厨房,看着包子从和面、擀皮、填馅儿、捏合到入锅水煎,常常看着看着就忘了时间。画的时候,沉浸其中,仿佛回到童年,仿佛在法国,仿佛变成那个端锅的孩子,看着师傅们行云流水的手艺,期待出炉揭盖那瞬间的香气四溢。这个世界变化多大啊。购物有快递、吃饭靠外卖。幸而生煎还在,依然香溢四方在街市上。画这幅画,希望留住手捧钢盅锅子去等一锅生煎的小确幸。——王人佳
江山多娇
塬上人家周青峰2015年

200cm×50cm×4

山西自古以来就是华夏文明的摇篮,有着深厚的文化积淀和文化传统,一直为我们时代文化的发展与创新提供着某种根源性动力。萌发于山西的古老文明生发、创化、流行于黄河、太行间的大山大水之中,它养育了我们的祖先,也养育了一代代的中华儿女。承载这种文明的皇天后土长久以来被视为中华民族脊梁的象征,它成为我精神依恋、情意牵系的对象。我在太行的云雾缭绕下,度过了八九天。我背着画夹,拎着板凳,冒着太阳或是顶着风雨,徘徊在景区里找景。我最终写生创作了《塬上人家》,作品真实地反映了黄土高原山民们的生活情景。山梁上的耕地荒坡、山坳里的窑洞场院,刻画出塬上人家的生活场景,展现出塬上人家的生活气息,给人以一种沧桑感、振奋的精神力量。

——周青峰
殷殷厚土樊明龙2020年

136cm×68cm

此作采用满构图布局画面,几何造型、直线分割的图式语言以表现北方山地田园的浑厚大气。画面右下角留出一小块水面,一与天空呼应,二让画面满而不塞,也使画面增加一些润泽感。创作时,我在平面空间里进行归纳与重组,使物象具有秩序感,既有变化又和谐地构成作品的形式美感。我对画面有些部分笔墨进行含蓄处理,实中求虚,以表现北方山水的苍润感,在笔墨抒写的过程中不断丰富墨色的层次与韵味。我谈一些创作的心得体会:1.传统博大精深,深入研究汲取精华,才能厚积薄发。2.体悟自然,去不同地域多写生,善于发现和总结问题,对绘画语言进行不断提炼和升华。3.勤于思考,勇于创新,增强对画面形式美感的不断探索,创作出更加富有时代气息和艺术个性的作品。

——樊明龙
太行山上牛孝杰2020年

180cm×180cm

《太行山上》创作过程大致如下:选题确定;搜集关于抗战时期八路军转战太行的文字资料及图片资料;赴太行山画了大量写生,为之后正稿创作做了大量基础工作;完成创作。太行山,其亘古绵延的不绝群峰中,千百年间流传着或雄壮、或凄美而又鼓舞着中华先民们奋发进取的一个个故事。尤其是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在此地转战纵横抗击日寇的壮举,更是激励和感染着每一位中国人。正是基于此,使得我满怀激情地投入此项创作中。本创作描绘八路军麻田总部坐落于崇山深秀中,于群山中呈现驰骋的八路军战士……以此营造出其时战争的艰辛以及突出八路军的英雄气概,同时再现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抵抗外辱的不屈壮举。

——牛孝杰
赞(0)
版权声明:本站目的在于分享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或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名称:《2020上海中国画院年展作品赏读》
文章链接:http://www.arttttt.com/2021/02/21157.html

书画艺术作品征集书画艺术作品展示